Warm Bodies 温暖的尸体-2

又隔了相当久,我来更新了。

如标题是某恋爱僵尸片的paro(综合有其他僵尸片的设定)
cp为【枪弓】&【枪黑弓】&【狂王黑弓】
⚠️依旧有血腥描写注意

虽说穿着的不是那身辨识度极强的红夹克而是在这个天气里显得过于炎热的厚实黑色机车服,肤色也比库丘林熟悉的黑了不止一星半点。但这些都不会妨碍到他认出这个人,他对这个人的熟悉到了即使在二百米外看见一个背影也能毫无疑问的认出来的程度,而现在库丘林坐在地上两人间的距离仅有十几公分。

库丘林感到他的脑子像是要从颅骨里蹦出来一样的尖叫着,各种各样的疑问不断地冒出来然后糊成一锅粥。他甚至忘记了把那把掉在地上的手枪捡起来。

他曾经想过也许某天他会在街道上碰到这家伙,缺胳膊少腿儿的跟其他僵尸们一块儿在看到他们这些活人的时候飞扑,过来试图咬下一块鲜肉或者敲开它们的脑袋尝上一两块脑浆,然后被爆掉头变成脑浆散满地的那一方。在七八年这种画面的摧残下这种幻想对他甚至都算不上有多恶心,更多的变成一种对未来的遇见。毕竟每一个被僵尸咬伤的人差不多最后都是这个后果。

库丘林此时完全没有了平时的镇定,虽说见不到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他也预想了不少如果再见面的情景,不外乎是些会让一般遭遇这类事情的人心智崩溃的血糊糊的限制级画面。当然,现在发生在这间房间里的也肯定是限制级画面,惨叫已经基本消失了,还活着的人也是字面意义上的只剩下一口气的状态,令人恶心的咀嚼声从各个方向涌入库丘林的耳朵。但这与他预想的还是有相当大的不同,主要的异常即是他面前站着的这位在他预想画面中的主角。

不管怎么看站立着的那个都毫无疑问的是“尸体”,本质上与那些正在啃食他的同伴们的家伙并无不同。但他身上有着诸多的异常,不管是衣着、外貌还是状态都与其他的丧尸们相当的不同。

被丧尸咬伤的人类早晚会变成丧尸,虽然库丘林不明白其中的原理但这种已经成为新常识的东西他还是懂得。根据伤口的深浅之类的会有长短不一的潜伏期,但最长也不会超过48小时,并且在一天之内就会陷入高热的疯狂状态中。库丘林不认为他会有什么不同,这让他身上相当新的衣物和变短了不止一点明显是有修剪痕迹的头发看上去格外的突兀。他相信不会有人疯狂到住在废弃的都市里专门来抓走丧尸就为了给他们换个造型,除非他们是生活在什么垃圾剧本的荒诞剧里。更奇妙的是那个人手里很显然是一对手枪,虽然看上去又进行了不少改装但还是看得出原本的样子,正是那个人管用的那对手枪,而用于改造的也是他曾带在身上的短刀。虽然这听上去很奇怪,但他看上去就像是曾在这个地方生活了相当长的时间一样。此外还有另一点,至少对库丘林他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点的攻击性,把另一个是那个是踹开的行为算是救了他一命。丧尸和野生动物不同算是非常乐于分享的,并没有抢食的行为,因此把那一个踹出去真的是非常令人不解的行为。

但是他也确实不是活着的人类,在过去的几分钟里库丘林所观察到的胸口起伏仅有一次。不管那是否是他还在呼吸的证明,这已经足以说明他不是活着的人了。虽说不是变得苍白而是更黑了这一点非常的令人不解,但那灰暗的肤色无疑是尸体的肤色。

库丘林就这样和“那个”对视着,他这边混乱着那边的眼神中却不包含任何的情绪,眼珠像是玻璃制作的只为了履行“看”这一任务的机械一样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虽然不应该抱有任何希望,但库丘林还是决定开口询问。

“喂……!”真的开口语言就显得贫瘠了起来,于是最终喊出口的只有那个人的名字,“EMIYA!!!”

预料之中的没有得到回应。

不知道是听不到还是无法理解语言,Emiya没有对库丘林的话语有任何反应。相反他移开了目光,就像是对库丘林失去了兴趣一样绕开他往他们进来地方也就是卷帘门的方向走去。

“啧。”库丘林啐了口唾沫,已经想好了不要抱有期待,但下意识得还是希望能得到回应,与此相对的自然也就有失望。

于是他举起了手枪,对准了背向自己的那个白色后脑勺。

食指扣上板机,拇指按下保险,余下的动作只剩下扣下扳机。

只要扣下扳机,那个人的头就会像他曾预想过的那样在他面前被他贯穿,然后粉红的液体会流出来打湿他白色的头发,接着到倒在地上停止早该停下的运动进入真正的永眠。

这么想着库丘林放下了手枪。

他非常确定如果有这个必要的话开枪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心理负担,甚至由他来送那家伙上路在他眼中可以算是个不错的结局。

但现在这种队友全都死光了的状况他已经不太可能一个人回到围墙那边。不是一会儿被后面那群僵尸啃就是过会儿再回去的路上被僵尸啃,如果选择现在把子弹用掉的话惊扰到后面那些丧尸马上就会变成两个人死(?)在一起的状况。殉情可一点都不浪漫。

库丘林自嘲般的笑了笑关上了保险把枪塞进了腰带里。

只要不发出太大的响动后面“用餐”的丧尸们就不会注意他。库丘林站起来发现虽然时间不长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腿还是有些麻。

因为站起来了所以能够更清楚的看到发生在他背后应当被称之为惨剧的盛宴,被甩飞的手指,散落在地上带着人类齿痕的下颌,浸泡在血与其他污浊液体中的头发,面无表情地咬下曾是同类的肉的丧尸们。噩梦般的景象,但在似乎变的只是像街边小车祸一样常见了。

正在他思考着该怎么再不惊动丧尸们赶紧出去的时候卷帘门那边发出了异常响亮吱呀的金属摩擦声。而在那边的只有emiya。

库丘林赶紧转过头去看,应当是锁上的卷帘门被打开了。午后温暖的日光照进了弥漫着血腥气的房间,像是逃生游戏的最后打开的大门一样,给人一种如果走进阳光里就能洗去所有的血污与不幸迎来happy ending的错觉。实际上脑子清醒的人都知道,为了续集,门后面只会是下一轮逃生游戏。这里也是同样,不管是门里还是门外都一样是地狱。

打开了门的Emiya没有停留,就那样走了出去,没有回头也没有其他多余的行为。

顺从直觉的指引,库丘林从地上抓起了一个离得最近的背包尽可能放轻手脚跑出了卷帘门。在经过的时候他看到了那扇门虽然外表上看上去坚固但是锁的部分已经锈蚀了,也就是说,如果刚才他们选择来拉门的话也试一下就能打开的程度。非常遗憾没有回过头去去重新选择的机会。

Emiya的速度不算快但也不慢,在库丘林出门的这一小会儿就走出了十几米。虽说他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库丘林跟上来了这一行为,但基于安全等考虑他也没有追上去的打算。跟着他这一行为似乎完全没有意义,但库丘林就是鬼使神差的这么做了。

刚刚西面油罐车爆炸似乎是相当的猛烈,街道上铺满了被震碎的玻璃,还有更多的玻璃在窗框内摇摇欲坠,时不时得就有两三片从高空砸下来。这让库丘林的前进充满了阻碍,不知道是本身运气太差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前面的Emiya就是普通的走着,虽然前后也有玻璃掉下来,但至少没有发生他这样有连着整扇窗框往脑袋上招呼的情况。光是走出这个街区他就三次险些被玻璃砸到,虽然每一次都凭借野兽般的直觉闪开了,但在地上摔碎后飞溅的玻璃碎片还是难以躲避。虽然因为裤子够厚只留下了较浅的痕迹没有被划开会影响行动的伤口,但裤子也被拉卡好几道口子,脸上也被溅起来的玻璃伤到往下淌着血。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虽然一路上被掉下来的玻璃影响了几次行动,按理来说没有加速库丘林应当被落下更长的距离,两人间的距离却没有变化。这让库丘林产生了更多的疑惑,同时也让他确定了跟着Emiya并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手表在药店里被倒下的货架砸坏了因此不知道准确的时间,但是一直到太阳开始下沉日光变成暖橘色Emiya都没有停下脚步,跟在他后面的库丘林自然也没有休息的时间。自从药店出发已经走了三个小时以上,而从早饭以后库丘林就再没有吃过东西,上一次喝水也是在进药店之前的事情了。他不知道Emiya是朝着某个目标前进还是单纯的漫无目的地行走,但如果再这样下去他早晚会跟不上Emiya前进的步伐。

但至少库丘林知道Emiya现在是在往哪里走着。这个城市有比较陈旧的老城区和新修建的新城区,也就是他们刚刚穿过的地方,隔离墙内的“避难所“则是在城外。老城区这边虽然原来也是人口密集的地方,但是因为传染的速度太快对于僵尸们而言也是最早没有了”食物“的地区,因此这边的僵尸反而比新城区那边要少一点。但因为被小巷和参差不齐的建筑物包围着人的精神还是没法儿放松下来。

丧尸蔓延的太快对库丘林这种现在到这里来的人还是有好处的,虽然没有进商店的时间,但这边的自动贩卖机甚至都没有被洗劫过。只要被踹上一脚就会吐出几罐饮料。碳酸饮料虽然不顶饿,但是至少让他不会有脱水或者中暑的危险。

就在库丘林考虑着如果走到天黑Emiya还不停下的话就放弃跟踪找个能锁上没丧尸的房间凑合一晚上的时候,Emiya没再沿着之前一直走过来的道路接着往前走,拐进了一条小路。

在确认了没有丧尸待在小路上之后库丘林也跟进了小路,之后在城区里七拐八拐几乎要把他的方向拐丢以后Emiya走进了这个城市的火车站。因为是很有年代的建筑,因此随着城市扩张火车站已经在接近城中心的位置。

他不是走一般乘坐火车的入口进入而是从不知为何缺了一大块的铁丝网走进上了枕木和轨道。几乎要变成习惯一样的库丘林跟了上去,然后就看到Emiya消失在了一节被留在轨道上的老式火车箱后面。

他自然没有立刻跟上去,毕竟那边是他视野的死角。他往前再多走了一小段,直到能够完整的看见这几节车厢背后的状况为止。而此时Emiya已经消失了,根据刚刚的响动他大概是上了其中一节车厢。库丘林走进那几节车厢,其中只有一节的门是开着的。

那么就是这里了。

Emiya花了一阵哥哥下午走过来然后上了一节火车车厢,库丘林猜不出这里面有什么意义。

这之后有两个选择,一是上车然后和Emiya面对面,二是就这样走开。虽然看上去非常奇怪,但他还是确定Emiya是个僵尸。如果上车在那么狭小的地方他很难有反应的机会。但说实话让他现在就这样走开也是几乎不可能的。

在他站在门口考虑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瞄到一个黑影从车厢之间的连接处闪了出来,直直朝着他的方向而来。连接处距离这个门也就不到一米的距离,想要闪开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事情并未像他所想的方向发展,他既没有被撞上也没有被扑倒,反而是被扯着背包袋子拉向了黑影的方向。

与此同时另一个丧尸从那扇门里扑了出来,因为他被拉开了与那个丧尸的指甲险险错开。那是个很典型的半拉肠子拖在外面还在行动的家伙,脸上糊满了干涸的血迹看不出本来的面目,十指都是不知沾上了什么东西的黑色。

而把他拉开来的正是他跟了一下午的Emiya。在变成丧尸以后他的力气似乎增强了不少,至少他以前是没法这样无视他的反抗单手直接拖着背包带着把他拉走然后甩上另一节车厢。

还没等库丘林站稳就被一只手摁住了脖子压在车厢壁上,他所熟悉的Emiya的脸凑了上来。

两人的脸相距不过十公分,Emiya嗓子里发出了“呼—呼—”的声音,没有温度的气息喷吐在库丘林的脸上。

过了好一会儿,在他因为缺氧而晕过去前不久才意识到那是Emiya在努力尝试说话,他不是在“呼”的吐气,那是一个很不清晰的 “who”。

库丘林努力让开始发黑的双眼聚焦在Emiya的嘴唇上尝试理解他在说什么。

”Who are you?”

他读出的是这个问句,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评论(4)
热度(58)
 
 
 
 
 
 
 
 
 
© 耳机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