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m Bodies 温暖的尸体-3

又隔了好久的更新

如标题是某恋爱僵尸片的paro
cp为【枪弓】&【枪黑弓】&【狂王黑弓】
短小的一章


虽然是稍微有点动作就会有灰尘飞起来的床垫,但这种厚实而有弹性的触感让库丘林实在是有点不想爬起来。

他不是贪图享乐的人,但是天知道自从僵尸潮爆发以来他就再没睡过这种软床。隔离区里面说是优待他们这些外出搜集物资的“志愿者”能得到的最好的待遇也就是铺着薄毯子的钢丝床,而且还是摆在冬凉夏暖的既没暖气也没空调的板房里面的。冬天冷寒气从钢丝能一直透到脊椎里,夏天就更别提了,十几个不知道多久没洗澡的大老爷们儿挤在一间屋子里味道可想而知。相比之下就只是灰尘大了一点的这张床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堂。

但他也还没有松懈到放任自己就这么睡过去的地步。

之前被掐晕过去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脖子要被掐断了就此交代在这里,现在不仅没死居然还被放到了床上。虽说还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但车厢里的光源也只有一点从坏掉的车窗透进来的月光。只能知道已经是晚上,但具体是什么时间就没法判断了。

库丘林艰难的转了下脖子,颈椎发出了咔哒咔哒不协调的声音。他向床边看去,首先注意到的是车门被关上了,然后才是站在不远处的Emiya。

就算是亲近熟悉的人在变成僵尸之后也不要指望他们能有什么不同,这种话可以说是常识,更不要说他们两个的关系到底算是好还是不好都难以说清。虽然Emiya怎么看都很奇怪,他也没有抱有过多的期望,就算之前他跟了一路Emiya都没有攻击他,被掐晕的经历也足以让他把戒心恢复到最高等级了。

库丘林不敢轻举妄动,Emiya也没有动作就这样看着他,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过去了不知道多久。Emiya那边倒还好,库丘林却有点受不了这种状况,就这样躺着疲惫感又涌了上来,但被这样盯着看
身体紧绷也实在是睡不着。

就这样僵持着让他头都开始疼了起来,自从恢复了出行基本靠走照明基本靠火通讯基本靠喊的生活方式他已经相当久没有熬过夜了。况且走了一天路精神一直都紧绷着,如果是平时他也不在乎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看一晚上,但此时此刻他只想要么赶紧睡觉要么赶紧打。

两个人还是没有动作,空无一人的车站里只有几个僵尸微弱的脚步声,车厢里安静得可以听到随着库丘林胸口起伏织物摩擦的沙沙声。Emiya则是像木桩一样立在那里,库丘林甚至有种如果不去理会他能在这儿站到天荒地老的错觉。

但是如果他行动了又会怎么样呢?尽管在晕过去前他读出来那个问句,就算他没有被杀死吃掉,这都不能说明Emiya还存在理智。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被爆炸掀翻的时候摔到了头出现了什么幻觉,才像这样跟着一个僵尸跑了半天进到这种市中心车站里。说不定只要他一动幻觉就会消散,那边站着的曾经是Emiya的东西就会扑过来把他撕成碎片最后像平常餐后甜点一样吃掉他已经半凝固的脑子。

库丘林稍微闭了会儿眼睛,然后再缓缓地睁开。眼前的景象没有任何的改变,昏暗的车厢和站在那里的Emiya。他终于决定是时候做出一点行动了,他也不能指望死人的脑子比活人转得快,在过去这么久以后突然改变想法打算动一动。

他尽可能慢地坐了起来,饶是如此,老化的床架和床垫还是发出了刺耳的嘎吱声。在这过度安静的夜里他甚至觉得几百米外都能听到他起来的这一下。但Emiya还是没什么反应,眼睛眨了一下但是和库丘林之前观察的他眨眼的频率是一致的。

他之前就注意到了,枪还挂在自己的腰间,但他知道里面仅余一颗子弹而且紧急状况下也不能指望时间足够他把枪拔出来。

“喂…咳咳…”才吐出一个字声音就被卡在了嗓子里,脖子上之前被忽视的疼痛一瞬间涌了上来,声带像是砂纸一样光是发出一个音节就感觉到在相互摩擦,他甚至隐约尝到了血液的腥甜。

“喂!你这家伙到底是…”

一句还没说完,Emiya就像是被启动的机器一样突然有了反应。他走到几乎两人几乎要贴上的距离才停下。库丘林看到他突然动作抑制不住的试图去掏别在腰上另一边的短刀却摸了个空,时间还不够他想起刀的去向Emiya已经在他面前了。好在他也不是扑过来而是至少看上去很正常的走过来的让库丘林好歹没那么紧张。

Emiya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库丘林,他本来就有着作为亚洲人相当惊人的身高和体型,这一点即使是变成了僵尸也没有任何的改变。被那双变成了金色的眸子看着压迫感相当的强。

库丘林看到他嘴唇翕动着,就像他晕过去之前那样。看来是想要说什么。

他顿时觉得生活有些荒谬,虽说从僵尸爆发那一刻起他就觉得自己生活在荒诞剧里了。但现在他在努力倾听变成了尸体的前恋人在说话,这到底是哪门子不好笑的黑色幽默?

过了好久Emiya才终于从喉咙里含糊的吐出了第一个词,“U……”,好在第一个总是最困难的,之后的词慢慢地也就跟了出来,“ U……R……A…wake”

“You are awake” 库丘林在心里默默地整理了Emiya说的,虽然很含糊,但是Emiya在说着“你醒了。”用的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一时间各种情绪涌向心中让他几乎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这不是个问题,于是库丘林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Emiya向他慢慢地伸出了手,就像是在马路上碰到愿意被喂食的野猫试图去摸它的时候那样,缓慢地用手抹上了他的脸。

冰凉。

不是平时手很冷的那种凉,而是只要通过触摸就能领会到这双手的主人不是活人的同时来自触觉和心底的凉意。那只手在他脸上摩挲了两下然后下移到他的脖子上。手心下就是当时被掐到的地方,他甚至感觉脖子上那一整圈都在突突地跳动着,特别是现在被捂住的地方。就是这双手掐出来的瘀伤,但是像这样被冰着反而没那么难受了。

“嗯?”
Emiya好像又待机了,就保持这个动作不再动作。库丘林只好发出表示疑问的声音把他的注意力拉回来。

他没有收回手,只是用拇指又摸了摸库丘林的脖子。

“Alive”

像是在感叹一样,这个词从他嘴里滑了出来。

评论(6)
热度(65)
 
 
 
 
 
 
 
 
 
© 耳机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