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m Bodies 温暖的尸体-5

受到下锅威胁的耳机来填坑

如标题是某恋爱僵尸片的paro
本文cp为【枪弓】&【枪黑弓】&【狂王黑弓】


“水果罐头吗”库丘林举着地上散落着的罐头中的一个眯起眼睛仔细辨识了那上面的文字。

实际上不止这一个,整个袋子里全都是类似的水果罐头。自从活着的人们迁入隔离区以后,水果这类以前常见的东西很自然的就在生活中消失了。不要说新鲜的水果,罐头这种能够长时间保存的食物也因为没有生产线以及原料成为了仅有高层能够得到的珍馐。库丘林上次见到类似于水果的东西还是在caster的桌子上看到的两颗半青半红的番茄。

然而在没有活人生存的隔离墙外Emiya只是出去一趟就带回来了整整一袋子的水果罐头,虽然是过期的。

在库丘林表示不会离开之后Emiya什么都没说,只是在拒绝他跟着以后离开了这节轨道上的废弃车厢然后直到天黑之后又过了相当长时间才走回来。

Emiya在拉开锈蚀的门之后立刻就朝库丘林扔来了一个塑料袋,只差一点正对着门口坐着的他就要被那个袋子直击面门。好在他反应够快一伸手把那个袋子扯住,但不幸放置了不知道几年的塑料袋禁不起这暴力的一扯,在袋子内同样不轻的金属物体的作用下撕裂开来。其中的内容物自然也散落了出来滚了满地。

除了马上就能辨认出是罐头的金属罐子之外滚了满地的还有几瓶装着液体的塑料瓶子。

一整天没有摄入过水分的库丘林自然是先打开了一瓶看上去像是装着饮料的瓶子。但嘴还没凑上去就能闻到一股甜腻过了头的草莓香精味。

散发着这样气味的东西自然无法轻易入口。库丘林只好靠近已经没有了玻璃的车窗边借着依稀的月光辨认瓶身上的文字,这点亮光只够让他看到瓶子里的东西是粘稠的胶状物而不是液体,要想分辨文字则需要把眼睛几乎贴上去才能看清。好在包装上的字不仅大也没有什么磨损只是稍稍褪色,那上面清晰的用和内容物相同的粉色写着:“杜O斯香甜草莓润滑剂”,下面还较小的字体写上了“(可食用)”

库丘林愣住了几秒然后反应过来Emiya这个样子绝对不可能是有什么旖旎的想法,他只是的把这东西当作水或是食物带回来了。在思考了一下之后他还是决定去喝水果罐头里糖水,虽然都是一样的甜腻但那边好歹还算是正常的食物。

Emiya只是站在门口看着他。

他在库丘林捡起滚了满地的罐头的时候就把门关好然后靠在了门边上,身上还是那件白天看着太热但到了晚上就显得很暖和的皮外套。他站在阴影里面容被光影所模糊,只有半闭着的眼睛反射出些微流金般的光线。

库丘林打开罐子确认了内容物虽然过了保质期,但万幸托不知放了多少防腐剂的厂商的福,里面的的东西居然还没有变质只是被泡的时间过长有些许发白。他把揭下来的盖子顺手卷一下就着当勺子舀起里面的水果。

泡在糖水里几年的水果不但包裹着一层果胶而且全都变成了一个味道,但这也比隔离区内发的食物要好不少。糖可是珍惜物资,平时的饭菜全都是淡的几乎尝不出的盐水煮的维生素也是靠发下来的药片补充。这样腻过头却象征着丰富能量的糖水和水果库丘林一口气就喝了三罐。

等到打开第四罐他才想起靠在墙边的Emiya,还没来得及叫他目光就已经无法移开。

他不由自主的将面前的人和他记忆中的Emiya对比着,没有了那身张扬的红色皮夹克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的更加内敛。脸也比以往要瘦削了不少,配合着剪短的头发现在没人会错认他的年龄了。以往因为身为亚洲人又长了张娃娃脸,刘海放下来又遮住了额头,他总是被当成年轻的小鬼头。虽然在见过他的枪法和身手以后这些调侃都会几乎消失,但还是有不少人在背后开着低劣的玩笑。

隔着厚实的衣物库丘林看不见被隐藏的线条,不知道在衣物的遮盖下是否还是他熟悉的躯体。他忍不住顺着露出在衣物外的领口上下用目光描摹着。似乎是感受到库丘林的注视,Emiya抬眼看向了他。那是与库丘林熟悉的Emiya相似又不同的目光。

从前Emiya眼睛一直带着金属的色泽,也像锻造过的钢铁一样带着一股冷硬的气息,但在回望向库丘林时却会带上一种无可奈何般的动摇,然后一般这种时候他就会向库丘林走来。而如今的Emiya不知为何眼睛变为了融金般的颜色,也不再反射着任何事物。他看向库丘林时候就像是隔着浓雾一样,虽然看向了他的方向但却没有真的被收入他的眼中。躯壳执行了看的工作,但并不包含有任何的情绪,让人不禁怀疑灵魂是否还寄宿于上。

库丘林弄不清丧尸究竟是为何出现,但他不相信那些宗教疯子关于他们是失去灵魂后残留的肉体的说法,也不认同所谓病毒控制人体的说辞。搞清楚这背后的门门道道对他没有任何的用处,他只知道现在的Emiya并不是单纯的躯壳。他像是Emiya留下的一道残影,在这世上的最后一道痕迹,在肉体中徘徊的幽魂。库丘林把脑子里冒出来的奇怪念头驱散。

在久久的凝视后Emiya朝他走了过来,拿走了他手上半空的罐头仰头喝下了里面剩余的水果残渣和半罐子糖水。

似乎是感受到了库丘林惊异的目光——他从没见过丧尸除了撕咬人类躯体以外的进食——Emiya含糊的解释了一句:“可…以,吃。”

虽然没什么必要,但是可以吃。库丘林在心中补完了这句话。

他还没来得及想别的,先被Emiya手上一道奇怪的痕迹吸引了注意力。那东西看上去像是一道用金色颜料画成的拙劣彩绘,参差不齐的痕迹从手腕一直蔓延到小指的指根。

Emiya还抓着罐头的手被库丘林拉到了眼前,贯穿了整个手背的不是颜料之类的而是一道不知道能否算是愈合了的伤口。根据翻卷的皮肉来看这至少是一道深可见骨的撕裂,但伤口被一层奇妙金色薄膜所覆盖。库丘林很确定至少在昨天Emiya手上还没有这个,他用来摁住自己的就是这只手,他还不至于连在自己胸口的东西都看不清。

在接过那个罐头放到一边之后库丘林得以把Emiya的手放平拿到眼前。伤口确实还很新鲜,虽然不太多,但他的手上还留有血液干涸在皮肤上的痕迹。他谨慎地触摸了翻起的皮肉,虽然被直接触碰伤口Emiya却没有任何吃痛的反应,他只是伸着手任由库丘林检查这道在他看来不算重的伤口。库丘林相当小心的触摸了伤口中间填补了缝隙的金色物质,摸上去像是与一般的结痂差不多只是还有些潮湿,干透后应该就能彻底封住伤口。

Emiya在库丘林想要再次触碰伤口之前把手收了回去,就在他眼前用另一只手抠挖进了伤口将金色的物质弄了出来。

“弄掉,也…灰,再长。……不痛。”

再次伸到库丘林面前的伤口在流出不多的血液后涌出的就转为淡黄色的组织液,然后慢慢地颜色变深最终完全变为只比之前覆盖在伤口上的稍浅的金色。他在挖进伤口的时候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向库丘林解释的时候甚至还带着一丝不耐烦。

触觉与痛觉Emiya已经早就失去,似乎是从“记忆”的开始就是这样,但他还“记得”,或者说还有模糊的违和感告诉他这样本该是会痛的,伤口也不该是这个样子。在记忆的碎片里还有疼痛的感觉,但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再在脑子里模拟出疼痛该是什么样子。如果是躯干的部分受伤还会有抽动的感觉,但那和他知道的该有的感受相去甚远,至于末端肢体已经是不管怎样都没有任何感觉。

他见过街上走着的许多跟他一样属于尸体范畴的家伙,他们的肉体在被毁坏后似乎就再没有愈合的可能,如果是肚腹被破开这样的要不了多久就会逐渐腐烂,然后慢慢丧失行动力最后彻底变成一滩腐肉。而他似乎有些不同,他似乎还在“愈合”,不去管他伤口也会这样被金色覆盖,在硬壳剥落后会留下一道与其他地方不同的痕迹。

这不算是需要在意的东西,说实话,他根本没有什噩梦真的需要在意的。长久的徘徊让时间变得模糊,黑夜与白天没有什么分别,一切的记忆不管是几天前的还是来自遥远的的过去都像穿过海面的阳光一样模糊而破碎。他不记得自己的这种异常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从一开始他死去的时候,或者是才开始不久,这两者没什么不同。反正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改变,那么从时候开始这样完全不重要。

库丘林看起来也没有过多的吃惊,Emiya的状态已经足够奇怪了。一个“理智”甚至有着还活着时记忆的丧尸,出现在他面前的Emiya甚至让他一度怀疑这是不是自己被咬伤后高热时产生的幻觉。这样子的Emiya再出现什么奇怪的现象一时也吓不倒他。伤口看上去像是会自己愈合的样子,他也没有任何可以用于包扎的绷带药品一类,即使他想要帮Emiya也没什么可以插手的地方。

他静默了几秒,然后在Emiya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掀起了他身上的衣物。

Emiya身上那件夹克显然有着不错的质量,虽然看上去老旧但摸上去手感还是不差,内侧还有着厚厚的加绒。现在这件衣服被掀到了胸膛以上,让Emiya的胸腹全都暴露在外。拉起衣服的时候库丘林还以为Emiya是身上只有这么一件,然而彻底掀上去后才发现里面还有一件破的不行只有领口到胸部一半的布料还残存着。如果不是库丘林对Emiya的熟悉程度,他将完全认不出这就是那件从前Emiya常穿着的高领衫。

他并没有过多的去思考衣服的的问题,因为他已经被袒露出的皮肤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覆盖在深褐肌肤上的是狰狞的金色纹理,与普通皮肤有着明显区别的痕迹像是地面裂开后的沟壑一样布满了库丘林所能见到的躯体。最宽的地方超过两指并拢的宽度,最窄的只是细细的裂痕似的一道。即使在昏暗的月光下那些“裂缝”也和Emiya的眼睛一样反射着那让人痴迷的金属的色彩。那纹路不是毫无规律的滋长,而是从几个明显的“点”衍生出来。一开始或许不能反应过来,但只要稍加思考库丘林就猜出了那是什么留下的痕迹。

“杀死”丧尸只有破坏脑部这唯一一种解决方法,但是除了杀死之外也有别的解决方法。毕竟大多数人都不能准确瞄准相对较小的头部,这时候选用大口径枪支或是弩箭一类的就是不错的方法。优先打击丧尸的胸腹部,运气很好的话说不定就打到头,差一点比如打到脊椎也可以让丧尸失去行动力,再次一些漏出来的内脏也会拖慢他们的行动速度或是干脆让他们难以行动。通常这样不再有威胁的僵尸如果不是在他们要停留的去预约就不会被补一枪,子弹总会用完,没有必要这样浪费掉。

看着这些伤痕库丘林几乎可以描摹出Emiya被击中的样子,不止一次,不知多少次的子弹打进了他的身体,伤痕被撕开又扩张出去彼此相连。最后形成的就是这样仿佛被砸碎后又用金子补好了缺损的地方又拼凑起来的样子。

看见Emiya只是一脸无趣却没有反对的样子库丘林用另一只手抚摸上了那些与周围区别明显的痕迹。摸上去比单纯的皮肤要硬一些也更为粗糙,就像是干燥在皮肤上的盐粒。这些纹路已经完全与周围的皮肤融为了一体就像是镶嵌在金属面上的宝石一样与皮肤紧密贴合。

他能看出这不是最近的伤痕,可以摸到纹路下的肌肉和骨骼都已经长好愈合,虽然没有复位的肋骨长出了歪曲的骨痂但折断已经是许久之前发生的事情。金色的纹路取代了皮肤,覆盖在肌肉和脂肪之上,比起周围皮肤有着只有触摸才能感到的凹陷。

库丘林的手指顺着左胸那道最大的纹路向下,跨越了整个腹部一直到裤子边缘才停下。

他想要说些什么,但他知道那都是没有意义的。话语梗在喉头,虽然刚摄入了不少的糖分他却觉得嘴里发苦。他内心想要用揉碎骨头的力道把Emiya抱住,但最终也只是把手离开他的皮肤放下了他的衣服。

“长,好…以后,这样。”Emiya看出了他想要询问什么但又踌躇着,于是试图解释一下,虽说这跟库丘林想要问的并不一样,“不会,太久。”

“嗯。”库丘林找不到能说的话,只是点头回应了他。

然后他再次拉起了那只已经重新被金色覆盖了一部分的手,他沿着伤口的边缘摩挲着。这只手看上去和以前有了不小的变化,但手上的触感却没什么改变。当手指掠过每一个他熟悉的茧子,假如闭上眼他甚至会觉得自己只是像往常一样握住了Emiya的手。

冰冷的手指在他的掌中渐渐被捂热了一点。但只要他放手,过不了多久暖意就会散去,然后它们就会就会回到原来尸体该有的温度。





评论(8)
热度(68)
 
 
 
 
 
 
 
 
 
© 耳机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