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家教】此路不通-1

这是文案⬇️
又名《伪家教 论穿越的可行性》
全名《论穿越成为少年漫画的主角以后成功存活并且HE的可行性》
穿成沢田纲吉听上去是要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但是主角光环也一起消失了的沢田纲吉(伪)真的有办法从顶着少年漫画名称的危险世界里活下来吗……?有吗?!
穿越什么的,其实是件危险性很高的事情不是吗。

白兰:嗯~很多平行世界里的纲吉君从十四岁起死亡率一下子就变高了呢~纲吉君觉得是为什么呢~
沢田:额……大概是……幸运E…?
白兰:诶~?按各种世界的普通人的平均数值来看沢田君的幸运值远远不止E哦~
沢田:是吗。那还真是…
白兰:从A到Z这样来排的话纲吉君的幸运值大概是Z^5吧~~
沢田:我可以请问一下这个Z是个正小数吗?
白兰:是的哦。
沢田:呵呵,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如此的淡定。

沢田:我这个个体HE的平行世界真的存在吗?啊??!
【 】:这个嘛,谁知道呢。(笑)

ATTENTION:
文风与内容并无关联,即使用语再怎么搞笑也无法动摇我这颗要用BE报社的心。
本文不会出现真假27的问题,真27大家可以看作是穿到了本文主角的身上,没有丝毫回来或是与本世界联系的可能性所以在本文中可以视为已死亡。
由于27(伪)和27本性上有不同所以不管是剧情还是人物关系都会有巨大改变。所以是伪家教嘛(笑)。
时间线为指环战以后至BE,为了剧情发展指环战到未来战时间间隔延长至两个月左右(原作为大空战后一到两天之内里包恩就被十年炮打了,时间太紧我这边没法写出剧情啦)
Bad Ending随时都有,不管是死亡还是其他BE方式都将以【平行世界再开】方式接续故事。
便当免费大派送中。
作者我管杀不管埋,所以此文有可能弃坑哦,不过要是弃坑了我会上来说的。如果我弃了就请把最后一个ending当作最终结局吧,反正都是Bad Ending不是吗(笑)

这是正文⬇️



论穿越就是个悲剧 Bad Ending1—2
“你是谁?”
林泽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在崩坏当中。

相信无论是什么人在看到一个穿黑西装的婴儿站在自己面前并且举起一个大锤子就朝自己砸过来的时候脑子都一定是卡壳的。并且那个锤子还长着眼睛。

在一瞬间之内他的脑子被一堆的疑问塞满, 同时,还在对这违背了管他是生理学还是物理学总之一切被称为常识的一幕发出无休止的尖叫。林泽已经完全懵逼了,整个脑海里就剩下不断的"啥啥啥啥啥啥啥?????????"和相识蒸汽阀被冲击时的尖锐响声在回荡着。

如果不是他完全被惊吓得愣住了而且昨天明显睡眠不足的话他已经要跳起来像在现实生活中见到著名的贞子小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并且和伽椰子无声的跳起了贴面舞的人一样尖叫得方圆几公里都可以听到了。并不只是因为惊吓, 除了惊悚之外充斥着空间的违和感才是让人陷入惊恐的主要来源。

且不论为什么婴儿会穿黑西服,毕竟有的家长就是有给小孩子穿奇奇怪怪衣服的爱好还喜欢发到社交媒体上,也不说那把他从被窝里轰起来的爆炸声,单是站着也就才刚刚超过人膝盖高度的婴儿在清晰的说话这一点就很可怕吧,普通小孩要口齿清楚最少也得是五六岁以后的事情了。更大的问题是婴儿的生理构造并不足以让他们站起来然而这一个却稳稳地正用双脚站在地面上,这种婴儿,应该说是这种生物是如何正常的用双脚平衡的站在地上的啊?他手上还拿着个锤子……这搞什么锤子啊!?这是什么魔幻现实主义画面啊……?!

科学已死魔法回归吗??!!

艾萨克爵士你棺材板上天了!!!!!!!!

恐怖谷效应*,林泽卡顿中的大脑首先反馈出来的只有这么一个词。很好地解释了它为什么陷入了卡顿。这和他曾经在视屏中看到的仿真机器人对人说话不一样,亲身来体会的话这种效应就更加明显了。他从来没有这么赞成恐惧源于未知这个说法,他是谁他是什么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在这现实中只过去了毫厘的时间内被魔幻现实主义婴儿举着的锤子划过一道优雅的弧线勉强还顺应着万有引力准确而又精确的落在了被现状打击过度处于呆楞状态的林泽的头上方把他糊了一额头的棕色头发全都吹到了额头上方。

然而就算如此林泽还是没从卡壳状态中恢复过来。在婴儿举起这个一榔头砸进墙里的锤子的那一刻牛顿他和他祖宗十八代就已经被伽俐略从比萨斜塔上扔的铁球砸了个透心凉心飞扬了吧。
“蠢纲,今天即使不去上课也不准偷懒!作为黑手党的BOSS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再不起送你去三途川游泳哦。”(日本语)

鬼畜的家庭教师杀手像从他入住沢田宅那天起的每一天一样用如果不起就永远起不来了的方式呼唤自己的学生起床。然而作为一篇穿越文的开头章,今天的日常叫早显然与平时不同。比如叫起来的人虽然外表还是那样但是芯子已经换了之类的。

"啥……?"(汉语)林泽用一种智障的表情配合上呆滞的目光低头盯着那个魔幻婴儿。

"额……你在说日文吗?(汉语)"

"不对,是(汉语)……你在说日文吗?(日本语)"

"不对这个不是关键点瓜娃儿嘞,(汉语)你你你是什么东西???!!!!!(日语)"少年转头看向四周然后被吓的更慌了。

"不是不是,这这什么情况?(汉语)你你你……嗯?里…里包恩?(日本语)什么玩意儿怎么回事!?"

少年带着起床气语序颠倒重点不明的话尚没说到一半就被强行打断了,担此重任的物件是从锤子变成了手枪实际上却是个变色龙的列恩。

被婴儿拿着绿黑相间大小也正好适合婴儿手持看起来和玩具没两样的手枪指着按理来说不会有任何人感觉到威胁的。但让林泽噤声的就是这么一把手枪,更准确的来说是某个大头婴儿透过手枪这一凶器散发出的巨大的杀气和恶意。

作为一个生活怎么看都平淡的不行的人,林泽平生碰到的最惊险的情况是高一的时候的时候被班里一堆人拖去过山车乐园结果正好给碰上了运行几十万次都不会出现的事故在轨道上几乎是被倒挂着困了将近半个小时。

列车在高空突然停下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都看见毛爷爷在河对岸朝他挥手了。后来他每每想起这件事儿都腿肚子打转,并且对一切交通工具产生了大小不等的心理阴影拒绝乘坐。

但这都是后话。

比起此时此刻面前的婴儿散发的杀气毛爷爷挥手算得了什么,偶像的达芬奇已经张开怀抱迎接他了啊。林泽总感觉自己的交通工具恐惧症都要被治好了,现在只要想要坐上火箭秒速五公里的逃开手枪射程。

人类作为选择了智力为进化方向的动物许多的感官都已经退化的不成样子但是在这一瞬间不知该说是感官全部提到了最高还是完全被封住了。明明没有闭上眼睛,眼前却是一片黑暗;如果看得见的话会发现婴儿的嘴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耳朵里却没有任何声音;想要说点什么,但舌头完全僵硬。明明是坐在床板上却感觉飘在一颗恒星都没有的宇宙里无法触摸到任何东西。所有的感官都被一种名为死亡的概念填满。没有明确的形状也无法被准确的描述但却如此的如此的,恐怖。

此时此刻,他眼前所余的只有站在那儿的那个婴儿,连那个影相也都在恐惧之下抽象扭曲,那哪里是婴儿,分明是从尸山血海中站起来浑身浴血煞气盈人的恶鬼。

因为被杀气洗礼而看不见眼前的事物,林泽没有能够看见子弹的带着硝烟旋转着脱膛而出,精确的正中了他头发撩起来的眉心。带着动能的子弹轻易的撕开皮肤穿过头骨,空腔效应把柔软的大脑混着血液打成一团红红白白的浆糊。

由于射击的距离过近子弹带着被搅在一起的红红白白的浆状物穿过了整个头颅嵌入了少年身后雪白的墙壁留下一道放射状的血痕顺着墙壁缓缓流下,没有溅到墙上的液体在少年与墙壁之间在床单上划出一道颜色鲜艳的轨迹。被动能带倒的少年向后一仰倒靠在了墙上。他额头上的弹孔边缘有被高温的子弹灼伤的焦黄痕迹但也很快被涌出的血液混合物掩盖。由于身体本身的重量,这具新鲜的尸体从床上滑落到地板。在失去了小脑随时调节平衡的控制之后的躯体没有能靠在床沿上,穿了孔的颅骨重重的磕在了木制的地板上发出咚的响声。

楼下的女性听到楼上传来的声音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哎呀纲大早上的就又摔跤了吗,”她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放大了声音接着说,“起来了就快点下来吃早饭吧,今天也不要迟到了哦!”

楼上没有人给出回答,只有少年棕发在被静静扩散开的深红色血液浸透。

【The First Ending—Bad Ending—死亡】

【平行世界再开】
因为被杀气洗礼而看不见眼前的事物,林泽没有能够看见子弹的带着硝烟旋转着脱膛而出,就像是那个十环的锤子一样精确的正中了他的眉心。子弹旋转着没入了少年的额头,但是一般来说被子弹打中头破血流脑浆涂地的血腥场景却没有出现。

#要死了吗?#

#我就到此为止了吗?#

# 这可不行啊#

#死在这儿怎么行呢#

#至少要,至少要……#

被子弹贯在地上的少年腹部伸出了一只手突破了表皮和睡衣,少年额头上燃着火焰只穿了短裤站了起来,口中大吼道“REBORN!!!”,他伸出一只手指着穿黑西服的婴儿。

“拼!死!拉!你!垫!背!!!!!”他这样说了。

作为世界第一的杀手再失误装上第二发死气弹的可能性为负,这个和彭格列十代目唯一候补沢田纲吉外贸完全一致的少年在寥寥几句中已经排除了他是沢田纲吉本人的可能。睡在同一个房间里还让人狸猫换太子将沢田纲吉带走已经是对于他巨大的侮辱,那么不管这个少年是知情者还只是被劫来充当一个道具他都要承受来自第一杀手这充满了怒气的一击。

子弹以极快的速度旋出膛外又一次正中眉心,不仅遏制住了少年向前的冲力,那燃着鲜艳橙红火焰的头颅上半部被直接打碎。尸体晃了晃倒在了地上,血液快速的从断面上涌出,没被打飞余下的下颚朝着黑西服的婴儿,牙齿被红色浸染,舌头失去了束缚拖在地上,后脑的棕发垂下来被血打湿变成一缕缕看不出颜色的乱毛。

第一杀手没有在尸体上留驻哪怕半秒的目光跳上桌子推开窗户就出门去了。要找到真正的沢田纲吉,找出在他眼皮底下带走彭格列继承人挑战他尊严的人。

杀手先生出门不到两分钟就有一个穿着奶牛装的小孩爬树登上了二楼的窗台,他举着两个手榴弹跳到桌子上,“呐哈哈哈哈哈,蓝波大人要杀了你里包……",他注意到了地上恐怖的尸体向后退去却因为踩到了放在桌上的签字笔向前摔了过去。落点正好是那一块血泊,他抬起头来脸正对着尸体拖在地上柔软的舌头。

“呜呜呜呜呜呜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妈妈妈妈妈妈”

主人已经死去的房间里弥漫着血腥味,没有其他任何的声音只有幼童撕心裂肺的哭声。也许还有还有墙上糊成一团的组织滴落在床单和地板上的声音吧。

【The Second Ending—Bad Ending—死亡】

【平行世界再开】
因为被杀气洗礼而看不见眼前的事物,林泽没有能够看见子弹的带着硝烟旋转着脱膛而出,就像是那个十环的锤子一样精确的正中了他的眉心。子弹旋转着没入了少年的额头但是一般来说被子弹打中头破血流脑浆涂地的血腥场景却没有出现。

#要死了吗?#

#我就到此为止了吗?#

#好不甘心#

#我还没有,我还没有…………#

被子弹贯在地上的少年腹部伸出了一只手突破了表皮和睡衣,少年额头上燃着火焰只穿了短裤站了起来,口中大吼道“REBORN!!!”,他伸出一只手指着穿黑西服的婴儿。

“拼!死!搞!清!楚!你!是!什!么!东!西!”他这样说了。
TBC



第一章主角就大脑糊墙了两次大家看的还开心吗(笑)
出场不足三十秒就死了。大概是世上最惨男主了吧。
以及以上发生的事情在后面章节会很常见的状态哦,不停的Bad End的林泽少年。
两个BE算什么,按照大纲后面说不定有一章死十多次的情况哦。
文章大纲我有写完啦,平坑还是有望的。
顺带一提,只要是后续发展会很有趣的Ending的后日谈我都会在文后补上


后日谈for the first ending
里包恩处理了尸体,沢田奈奈什么都没有发现,但是27永远的失踪了。第一杀手里包恩被彭格列九代追责,最终退出了黑暗世界。因为失去十代候选,十代目由沢田家光在五年后继承。十年后西蒙家族暗杀彭格列家族首领成功,不久后世界被白兰摧毁。在此之前原十代目候选的岚、雨、晴守护者从未放弃寻找沢田纲吉的踪迹,云与雷之守护者候选与家族脱离关系,雾守侯选在十代目侯选失踪后三年再次从复仇者监狱逃脱从此不知所踪,但在曾有在白兰附近出现过的报告,真实性不明。在彭格列十代首领沢田家光逝世后原十代岚守候补突然叛出家族在成功杀死已由于7^3射线虚弱化的晴之阿尔科巴列诺后自杀身亡。

后日谈for the second ending
沢田奈奈因蓝波的哭声发现了沢田纲吉的尸体导致精神失常。由于里包恩无法找到他人劫走真正的沢田纲吉的证明,且尸体的DNA验证确认为沢田纲吉本人彭格列十代候补确认死亡。沢田家光得知后与彭格列九代派系发生剧烈争吵。一年后CEDEF部门的叛乱动摇了彭格列家族的根基,此次叛乱被称为“狮子事件”。在此五年之后沢田家光率部分CEDEF部门旧部及原彭格列十代岚、雨、雾、雷守护者候补携西蒙家族覆灭彭格列家族,结束了彭格列家族长达一个半世纪的历史。之后世界在又四年之v后被白兰毁灭。

评论(1)
热度(5)
 
 
 
 
 
 
 
 
 
© 耳机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