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m Bodies 温暖的尸体-0

如标题是某恋爱僵尸片的paro(一定会跑偏
cp是【枪弓】&【枪黑弓】&【狂王黑弓】(本章是狂王黑弓,正片是枪黑弓为主)
僵尸注意

手机发的可能排版有点问题,如果对阅读产生了妨碍十分对不起。
---------------------------------------
男人拖着步子缓慢的沿着铁轨前行。太阳下的铁轨和铺在底下的石子都被烤得发烫,这个时候要是滴上几滴水在上面一定会嘶得冒出热气。每日盘旋在城市上空的乌鸦在这个时候也消失了,躲在些人看不见的阴凉角落躲过这过于炎热的下午。然而即使是在这样的高温下男人也没有脱下他对于这个天气来说过于厚重的皮质夹克,甚至他虽然被这样的厚外套包裹着走在太阳底下也没有出一滴汗。至于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早就死了。

其实这完全是无所谓的,反正每个人不是已经死了就是在死的路上。这个站在月台上穿着件已经变成破烂的高级衬衫的男人死了,那个脸上胡乱涂抹着口红的女人和她推车里的婴儿也死了,铁道上那个被碾成两截肠子拖一地的人死得不能再死了。

虽然他还在走着,但是很明显的他也死了。他看了眼地上玻璃反射的影像,活人可不会有这样的死灰的肤色,更不会脸上手上爬满奇怪的金色纹路。不过好歹他还是比路边那些僵尸们好些,他的脸上和头发上没沾什么血,更没有缺半边脸或者一条手臂什么的,甚至他的衣服都挺干净的。他觉得可能是他死的比这些人晚或者别的什么他现在想不起来的原因。

每个人都有他们的名字,至少他们活着的时候都是有的。 比如说坐在长椅上的那个清洁工叫汤姆,一个过于常见以至于有些乏味的名字,但是他只要看到这个牌子好歹能知道他自己叫什么。男人也一定有他的名字,可他不记得了,他记得是E开头的什么东西……但他就记得这么些了。他几乎不记得自己活着的时候的事情,其实死后的事情他也记不太清,比如说他刚才是去哪儿干什么了以及他到底为什么要去城里。不过现在这个世界不管是活人还是死人都不用记得太多东西,活人专注于活下去,死人……都已经死了还管那么多干嘛?

其实他对于自己的名字也不是完全没有头绪,有个人叫他Emiya,Emiya-Archer。但就像是那个清洁工也许正好在死的那天穿错了他同事的衣服,他其实不叫汤姆而是有什么别的名字一样,他也有可能不是那个人喊的Emiya。比如说他是认错了人他正好长得特别像那个Emiya,或者那个人其实是脑子坏掉了管谁都叫Emiya,或者是什么别的差错让他冒领了这个名字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鉴于某人的执着,以及他还记得自己的名字是E开头的,我们基本可以认定Emiya-Archer是他尚活着的时候的名字。这些关于名字的纠结对于已死的男人也不是那么重要,就像我们说过的,都已经死了还管那么多干吗?要是有死人都需要烦恼的的那么一天,那可就是真正的人间地狱了吧?


Emiya,或者说是被叫做Emiya的某个真名不明的男子,沿着铁路一直往前走。虽然在大部分的时候他脑子里都是浑浑噩噩的一片,有时候连数分钟前做过的事情都会忘记,但在此时此刻他还记得自己在做什么。 有一点模糊,但他还记得是有人在等他,然后就是沿着铁道走就能回去这两件事。至于为什么是沿着铁道走?他不记得了。

答案有的时候就是会这样自然而然的浮现出来,在一个拐弯过后,轨道的前方出现了一节在一路都是裸露的的轨道上显得过于突兀的火车车厢。奇妙的不只是这单节的车厢,“单节出现的火车车厢” 说不定还是这整个场景里最不奇怪的部分,因为这是一节“车窗外外覆了加厚钢板加装了履带和遮阳篷由五匹看上去不太正常的马拉着的单节老式火车车厢“。 除此之外这车厢的顶上还趴着一个基本有着人形,但是恐怕很难确认是个人的“生物”。

那个生物抬起了头用他的爪子撩开了遮住了他鲜红的眼睛的兜帽望向了直直朝这个扭曲的车厢走来的Emiya,然后那个生物懒洋洋地开口了,“哦……回来了啊。”

“我回来了……” 男人迟疑了大约两秒钟然后从停摆的脑子深处挖出了他想叫的名字,“…库丘林。”



TBC

评论(5)
热度(66)
 
 
 
 
 
 
 
 
 
© 耳机团 | Powered by LOFTER